护士下班打麻将被通报 某些单位为啥管这么宽?

(原标题:中国之声:护士下班打麻将被通报,某些单位为什么管得这么宽)

麻将是国粹,国人在闲暇之时好打麻将放松心情,这无可厚非。可是,近日,有个护士下班之后打麻将却引起众议,因为本是件无关痛痒的小事,而他却因此受了罚。

事情是这样的:日前,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下发《关于马某君同志在公众场所打麻将的处理意见》,意见中称,马某君下班后在餐饮店打麻将,给医院和科室造成很坏影响,按照贵阳市卫计委纪委要求,对马某君及其所在科室全院通报批评,扣罚科主任和护士长当月绩效奖,而对于马某君本人,要求其作出书面检查,同时扣罚3个月的绩效。

事情被爆出来之后,身为“打工仔”、深知私人时间珍贵的网友当然不买账,上述处罚办法也遭到群嘲——

也有律师随后发言,首先,纪委可以对在公众场合有不良行为并造成不良影响的党员进行纪律处分;其次,非工作时间进行娱乐活动是职工的自由,医院无权对其在非工作时间的行为进行管理,而医院据此扣除三个月绩效奖的处分行为属于变相克扣工资,违法《劳动法》;而此事也并未有涉嫌赌博的信息披露,即便是赌博,要处罚也是公安机关,怎么都轮不到医院……

与此类似的事件发生不止一次。贵州市、县曾经多次通报政府、医院等在职工作人员在酒店、餐馆打麻将,但通报者为市县纪委,相关工作人员均受到的是警告处分,而非罚扣工资。

也不怪网友和律师一边倒地指责院方“管得宽”,一则,即使贵阳第一人民医院属事业单位,马某君为在编护士属于公职人员,其在工作以外的时间有自己的娱乐方式,尤其还在院方的处理意见并未涉及赌博信息的情况下,被如此处罚甚至“连坐”他人,似乎真的不近人情;二则,意见中还说马某君在公众场合打麻将的行为造成了很坏影响,这个很坏影响到底指什么?坏在哪里?院方没有交代清楚这些问题,恐怕是此事引起如此轩然大波的原因。

贵阳纪委早有规定 原意初衷是好的

其实,早在2014年贵阳对于公职人员打麻将有过规定:中共贵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贵阳市监察局出台的《关于全市党员、干部参与打麻将“三不许”的公告》,明确提出公职人员“三不许”:不许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进行打麻将等类似活动,不许在除家庭以外的公共场所进行打麻将等类似活动,不许与利益相关人员进行打麻将等类似活动。

这项公告出台之后,贵州省委政研室巡视员阮晶曾表示,“麻将本身若作为一种大众娱乐方式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将其与赌博混淆,干部们更不能以打麻将的方式进行利益交易。”

当时,《公告》受到许多人的肯定。一位贵阳的中学教师称,他上课的班级里有许多学生的父母都是因为沉迷麻将而忽略了对孩子的管教;而一位国企员工也表示,这项禁令让他避免了很多麻烦——他说,因为工作需要,他要经常和客户打麻将,而他的职位决定了输赢,要感谢这项规定令其不再陷入类似的尴尬境地……

可惜,规定的执行却引发争议。麻将作为工作之余闲暇时间缓解压力的娱乐方式,即便是公职人员,在不“带彩”、不和公众利益挂钩的前提下休闲一下,也无伤大雅,将这样的娱乐“一刀切”,也难怪许多人都难以接受。

毕竟,管理的初衷是维护公职人员的良好作风,督促其尽职尽责为人民服务,也有媒体评论,针对公职人员的问责,应更多集中在职务行为、工作时间和场合,对其个人的私事,只要不涉及法律和道德底线本不该过多干预,否则,如果公权力被没有边界地“滥用”,权力本身令人信服的能力也会大打折扣。

规定有更详细的划分才会有更好的效力

还记得去年教师节前夕,山西某地教师在学校规定的教师节放假期间中午到饭店聚餐饮酒AA制人均50多元却被纪委通报批评的事么?当时引起的争议并不亚于这次事件。此类事件的多次发生难道不该引起相关部门关于规定细化违纪标准和执纪边界的反思么?

规定将“公职人员在公共场所打麻将”的行为一律禁止,有些违背情理甚至矫枉过正了。为什么不能在制定相关规定之时,再细化一下标准,对于公共场所的高端消费和普通消费等进行明确划分和界定,对于“打麻将”这类行为的性质和影响作出更详细的鉴别呢?哪些是正常的人情往来、哪些是违纪,有了细规才能减少“误伤”,也不会令一项原本初衷很“正”的规定遭到质疑,从而影响法规制定和执行部门的公信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943qp.com/damajiang/20190112/883.html